难道是有人故意整她?她第一个想起的是老打击她的夏文轩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0
  • 来源:午夜理论片理论完整片 理论午夜在线播放

  难道是有人故意整她?她第一个想起的是老打击她的夏文轩。

  那人是阴险而且没道德、没是非观念,只要他爽,搞不好连祖坟都能刨了,何况是戏弄她一个小小婚姻介绍所的员工,他肯定是聘了临时演员来整她,自己再躲在一旁看戏,等她上当就跳出来嘲笑她脑容量只有一颗高尔夫球大小。

  可是她好像忘记了什么,头有点痛……林晓羽下意识地往后脑勺一摸,但手举到一半就被拦下了,带着哭音的小少妇抽抽噎噎地说着……

  「小姐受伤了,伤口颇为严重。」

  她受伤了?为什么?「你们是……」

  「小姐不认得我们了吗,奴婢是服侍你的阿绣,还有从小陪你长大的富春姐呀!小姐伤得好重……」差一点就救不回来,要是……她打了个冷颤,不敢往下想。看见侍候多年的小姐用陌生的眼神看人,眼泪几乎夺眶而出的阿绣心急的自报名字。

  「你是……阿绣,你叫富春?」嗯!很古人的名字,演得不错,完全真情流露,不像是假的。

  「是,我们是阿绣和富春,小姐,大夫说了,小姐这次的伤是九死一生的凶险,如果有幸醒过来便是大福,只是会有些迷迷糊糊地,过一阵子才会好。」听说是脑子里有淤血,要等散开了才会恢复。

  富春不太听得懂大夫的意思,大夫有什么事都是和阿绣说,而她只能依大夫开的方子抓药,熬药,寸步不离的守在小姐身边,求菩萨保佑小姐度过此次劫难。

  「我怎么受伤的?」她一点印象也没有,好像是浓烟弥漫,她吸入过多的烟,失去了知觉。

  「小姐不记得了吗?奴婢陪小姐到山丘那边摘野菜,风太大吹走了夫人绣给小姐的帕子,小姐一急就追着被风卷走的帕子……」一想起此事,泪汪汪的阿绣哽咽地又红了眼眶。

  小姐当时一想到那帕子是夫人熬着病体绣了三天才绣好的生辰贺礼,便着急地起身一追,根本没瞧见下方是一处斜坡,小姐一脚踩空便整个人滚落山丘,来不及捉住小姐的她吓得脸都白了,赶紧边喊人边爬下坡底救人。

  「小姐的头撞到石头,流了好多血,奴婢快吓死了,后来奴婢背着昏迷不醒的小姐爬上坡顶,富春姐带了庄子里的人来了,才把小姐接过去……」阿绣此时的脸色也没好到哪去,熬夜的黑眼圈明显可见。

  她一回想当日的情景还有点腿软,心口扑通扑通地跳着,想着自己当时不知哪来的气力,居然能一个人背起小姐爬过高高的斜坡,比刀子还利的芒草割得她一身伤也不觉得痛,不过同样的事再来一遍,她肯定做不到,连大夫都啧啧称奇,换成是身强体壮的大汉也不见得能将人救起。

  撞到头?不说不疼,阿绣一提,林晓羽立即疼得眉头发皱,「拿面镜子让我瞧瞧,我看伤得有多严重。」

  她还是不信邪,认为一切是人为的安排,一屋子的紫檀木家具耶!身为被婢女服侍的小姐怎会出庄摘野菜,随便一张椅子卖了就能换钱用了,哪需要小姐出门抛头露面,有这么穷的小姐吗?

猜你喜欢

出会议室时,总裁身边的特助特意放缓了脚步

出会议室时,总裁身边的特助特意放缓了脚步。直到蒋蓉跟了过去,有些犹疑的对上了他的眼,他才朝她温和的笑了笑:“蒋小姐,忘了告诉你,选中你简历的人也就是那天通知你面试的人,是我的妹

2020-04-14

胡乱的洗漱了一番,蒋蓉便下了楼。

胡乱的洗漱了一番,蒋蓉便下了楼。楼下很安静。夕阳的余晖洒在别墅左侧的落地窗玻璃上,在地上投下一片光灿灿的阴影。左侧的餐厅桌上,放着一束还带着水滴的鲜艳玫瑰花和一个包装精致的礼盒

2020-04-14

她还在热孝,穿戴很是简单

她还在热孝,穿戴很是简单,加之皮肤本来就白希,再穿身素白的衣裳,外面披着件白狐狸裘皮的披风,冷飕飕的天气,看着摇摇欲坠。唉……怕是轻轻一碰骨头就会碎了吧?也不知武安侯怎会养个这

2020-04-14

明日二叔母与汐婵妹妹要来,她可得想个对策。

明日二叔母与汐婵妹妹要来,她可得想个对策。汐瑶是小辈,不能明着插手,只能旁敲侧击。张恩慈又有了身孕,这一胎还是慕家的长男,放在外面不是个说法,依着二叔和二叔母的性子,早晚也要把

2020-04-14

迷迷糊糊当中,她觉得屁股被踹了

迷迷糊糊当中,她觉得屁股被踹了,刚开始她还以为是做梦,但是屁股上传来的触觉,让她知道不是梦。翻身坐起来,就看见顾墨站在床边双手环胸盯着她。她抓了抓头发,“又干嘛啊”他能不能消停

2020-04-1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