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……大胆,王爷是你这等贱民可以任意羞辱的吗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8
  • 来源:午夜理论片理论完整片 理论午夜在线播放

  大……大胆,王爷是你这等贱民可以任意羞辱的吗!你立刻给我跪下,磕二十个头向王爷赔罪,我们王府不容许有人对王爷不敬。”没料到这北国送来的女子竟如此胆大包天,一时气急的锦心脸色涨红的大声喝斥。

  “请问你是谁,初来乍到我对你不甚熟悉,何必听你命令?”王府内的未婚姑娘总不是公主吧!鲍主住在皇宫里,这点常识她还有,而晋王并无姐妹,所以她也绝非郡主。

  不论于芊芊能不能成为通房,或更进一步当上姨娘,她都是北国公主派来的陪嫁丫鬟,身分摆在那里,除非是王爷的妃妾,否则论理来说,这府里的女子还没有一个人的地位能高过王爷的女人,她是享有特权的。

  和亲是两国结盟的大事,如果晋王府连个小小的通房都容不下,这话若是传了出去,相信晋王也吃罪不起。

  扫了帝王的颜面不说,还有可能引发两国的不合,让北国人有名正言顺出兵的理由。

  所以小有仗势的于芊芊才不怕得罪锦心,要嘛是王爷发怒,把不识相又气焰高张的她赶出去,她正好能灰溜溜地随送亲队伍回北国,再寻机从公主手里偷回卖身契。

  要不也能藉此试探王府的水有多深,也好弄清谁是软柿子、谁是硬铁板,谁该避远点,谁能让她从中捞点好处。

  从细微处看大处,藉由这桩微不足道的小事来看晋王府的风向,以及晋王的行事作风和对通房的态度,她的进退之间就取决他会怎么做,是会鸡蛋里挑石头,趁机把人灭了,或是明理地处置。

  “我叫锦心,是府里的管事……”

  不等她说完,于芊芊故作惊讶的瞠大眼。

  “原来你们南国和我们北国人不一样,是女人当家做主呀!难怪王爷至今没说过一句话,那我是不是该向你行礼,是要下跪三叩首,或是奉茶敬上,称你一声锦心主子?”你敢受礼我就敢跪,看谁的脸丢得大!

  “你……你在胡说什么,我……我哪是什么主子,我只是王府后宅的管事……”一句“主子”把心大的锦心说得乐了,她表面斥责,实则乐陶陶地暗自窃喜。

  锦心早年也是被人捧在手掌心的官家千金,琴棋书画无一不精,受人吹捧,她打小就心气高,认为非将相公侯者配不上她,日后必是高门命妇,享一品诰命。

  殊不知一场辟商勾结,她牵连在内的父亲因此丢了官位,名下财产充公,一家获罪全都伦为官奴,她也由高高在上的名门闺秀,一夕间跌入谷底,所有想望霎时成空。

  为了不被卖入烟花之地,她先想办法卖入南宁侯府,从粗使丫头爬上一等丫鬟,并让赵小怜在出嫁时选了自己当陪嫁,用意是想藉由成为晋王妃的赵小怜攀上高位,好彻底摆脱罪奴之名。

  一般来说,若非自小在主子身边伺候的家生子,很难当上一等丫鬟,而锦心她办到了,可见心机有多深沈。

  不过她算计来算计去反而失了先机,因为她表现得太出色,模样又生得俏丽无双,加上才气过人,让主母备感威胁,无法放心。

  所以赵小怜选定了另一个姿色中等的二等丫鬟为通房,对貌美如花又聪颖的锦心则毫不考虑,她再傻也不会为自个找了个争宠的对手,让自己落于下风。

猜你喜欢

出会议室时,总裁身边的特助特意放缓了脚步

出会议室时,总裁身边的特助特意放缓了脚步。直到蒋蓉跟了过去,有些犹疑的对上了他的眼,他才朝她温和的笑了笑:“蒋小姐,忘了告诉你,选中你简历的人也就是那天通知你面试的人,是我的妹

2020-04-14

胡乱的洗漱了一番,蒋蓉便下了楼。

胡乱的洗漱了一番,蒋蓉便下了楼。楼下很安静。夕阳的余晖洒在别墅左侧的落地窗玻璃上,在地上投下一片光灿灿的阴影。左侧的餐厅桌上,放着一束还带着水滴的鲜艳玫瑰花和一个包装精致的礼盒

2020-04-14

她还在热孝,穿戴很是简单

她还在热孝,穿戴很是简单,加之皮肤本来就白希,再穿身素白的衣裳,外面披着件白狐狸裘皮的披风,冷飕飕的天气,看着摇摇欲坠。唉……怕是轻轻一碰骨头就会碎了吧?也不知武安侯怎会养个这

2020-04-14

明日二叔母与汐婵妹妹要来,她可得想个对策。

明日二叔母与汐婵妹妹要来,她可得想个对策。汐瑶是小辈,不能明着插手,只能旁敲侧击。张恩慈又有了身孕,这一胎还是慕家的长男,放在外面不是个说法,依着二叔和二叔母的性子,早晚也要把

2020-04-14

迷迷糊糊当中,她觉得屁股被踹了

迷迷糊糊当中,她觉得屁股被踹了,刚开始她还以为是做梦,但是屁股上传来的触觉,让她知道不是梦。翻身坐起来,就看见顾墨站在床边双手环胸盯着她。她抓了抓头发,“又干嘛啊”他能不能消停

2020-04-14